潘长江彻底翻车

月初的一场酒水直播中,潘长江为了给一款“茅台虎年生肖酒”带货,竟然说“我和茅台董事长认识十几年了,昨晚把他灌醉了,让他签合同给我定价权”。

而这款潘长江宣称自己卖4799元一瓶还亏钱的酒,市场价很透明,只要4500元。

新闻发酵后连酒厂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了:“现在直播卖酒,都这么没底线了吗?”

大家见怪不怪,毕竟“潘嘎之交”由来已久。老艺术家的“晚节”,又能卖几个钱?

那么巧也是卖酒,那么巧带货话术也是“家人们,今天这款酒不要xxx,只要xx,没付款的赶紧付,不然一会儿就抢不到了…”

新时代没人会站在道德高地指责原来老艺术家也爱钱,但人总不能到用自己的名声骗钱吧?

当时原话是:“今天在潘叔直播间,如果你有那实力,哪个老板说哎呦我太喜欢这酒,我太喜欢潘叔了,潘叔还能给我签个名,在潘叔直播间,只要19800。”

因为说的实在离谱,连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,赶紧解释。潘长江疑惑了一下,对着镜头问“是吗,不能这么说还是不可能啊?”

现在一个大明星,像唠家常般给你介绍一款酒,还带着“茅台”的名儿…我看了一下,潘长江的主播排名能到前50名,这么多酒水究竟卖给谁了呢?

只能说潘长江真的很幸运,赶上了春晚最有影响力的时候,十几年前的几个小品保住了他一生富贵,甚至还能在晚年时利用这份影响力来忽悠人;

或许也是我们消费者太仁慈,明明是诈骗式得从我们口袋里掏钱,我们却仅仅以“小丑”消解了这背后的险恶用心。

如果有10%的利润,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;有20%的利润,它就活跃起来;有50%的利润,它就铤而走险;

为了100%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300%的利润,它就敢犯任何罪行。

当越来越多所谓的“老艺术家们”,选择在直播间燃烧艺术生命,这或许是个强烈信号,当下一轮查税,也该掏掏这些老艺术家们的口袋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